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开诛仙发布网 >> 内容

神仙们对待人类应该像对待其它生灵一样

时间:2020/1/4 13:48:41 点击:

  核心提示:  第二十四集 第七章 夜风  狐歧山,鬼王宗  狐歧山  苍茫的月色,犹似未洗尽尘事的铅华。  鬼厉正立山下。  说来这次青云之事,究竟算得一个奈何样的事情,连他自己也不能说清。  是回头么?  脱离了,  一经的邪路?  十年的功夫,藏匿了若干的旧事?蜕变着,沧海沧海。  那是在深心之中,他从未...
  第二十四集 第七章 夜风  狐歧山,鬼王宗  狐歧山  苍茫的月色,犹似未洗尽尘事的铅华。  鬼厉正立山下。  说来这次青云之事,究竟算得一个奈何样的事情,连他自己也不能说清。  是回头么?  脱离了,  一经的邪路?  十年的功夫,藏匿了若干的旧事?蜕变着,沧海沧海。  那是在深心之中,他从未踏出过的路线,便是在噬魂的腐蚀下,也不肯沉沦的理由?  莫非,一切都是不曾变过的么。  他周旋的是什么?停止的又是什么?  他究竟是一个,不容别人所解的邪魔外道。还是,仅仅的,一个走错路的不幸的人?  路在脚下,路在何方?  饶以他鬼王宗副宗主的身分,翻云覆雨,修为冷艳,在此刻,竟也是茫然则莫衷一是了。  手上,噬魂的青光,轻轻地闪烁着,有数地流出一分温和的气味,默默地,与他相拌,竟似深深明昧了他的茫然。  又似乎,十年之前,诛仙剑下,命在垂危。那一只手,柔滑而微凉,顽强地,抓住了。又放开,扑向那毁天灭地的气力。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  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  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他低低地念着,对比一下生灵。眼中终于现出了一屡温和。  那水绿的,婉约身影,竟如昨日,历历刻下!  她躺在冰冷的石室中,已经很久了吧  原来,自己脱离狐歧山,也已经很就了。  本日,又能见到了么?  鬼厉宛如第一次回过了神,抬起了头,遥遥仰观着,他待了十年的住址。  却突然的楞住了。  在他往日所见,狐歧山作为鬼王宗的总堂所在,虽未有若干的的俊美堂皇,重楼高宇。在一庭一室之间,总还是狼籍齐截,又何曾有过这般狼籍!  满目标断壁残垣,在夜地面留下残破的影子。  而况,往日到得此间,大致也便可看到巡戒的弟子来回游荡了,适才凝神于事,竟未发觉,此时的山间,静无人语,哪里还是以往那个如临大敌的架势。  鬼厉皱了皱眉,凝神细听,静月之下的狐歧山,对待。隐隐有一番喧哗。  还未等他思虑周详,手中的噬魂,尤其是顶端的噬血珠上,那些隐约的血丝,犹如突然遭到了什么鼓舞,一分分,亮了起来!整个珠子,全然已拢在鲜红的血光中,收回幽幽地低语。  鬼厉的心志,一时竟有些恍惚。宛如又见到,如尸骨成山,血流漂杵。  甜美的,苦涩的血……  然则他终于道行精纯,瞬息之间便又回过了神。我不知道其它。  便再不夷犹,棍交左手,右手捏得一个佛法法诀,抵住噬血珠上的血丝。将大梵般若。一步一步,我不知道诛仙sf发布网。慢慢地,送了出来。  血丝中立时弥漫起一分金色的光华,却又与血色自己并不冲破,只是,静静地,  融了出来!  下一刻,肃静严峻的佛家真法,连同那凶戾的血光,一同昏暗上去,随着棍身,重新流入了鬼厉的体内。  万道在容!  或许,普天之下,能用这种方式化解血厉的人,也不过就是他一人而已了!  只是纵然如此,这终究不是什么易与的活,鬼厉额角已是轻轻见汗。  自他修得第四部天书以来,往日道法之中的一个个深壑,已然慢慢填平,噬魂虽仍有发作,却也尽可反抗的住了。他本对自己的修为也颇有决定信念的。  可是……  刚刚……  他的颜色深重了些许。  然后,宛如才终于发觉,整个进程中,一直以为是自噬魂中散出的滔滔血气,在噬魂平复了之后,竟仍是汹涌汹涌,并不有一丝一毫的减低。  那血意,竟似从山体之内传来。  连绵不止。  鬼厉默然长立,神情纷乱。  这般感受,他一经也是有过的。宛如有人,你知道诛仙互通区什么意思。以生生之力,将山体掏空,又灌满了血一般。  这,与那四只灵兽相关么?  狐歧山内,究竟起了什么变故?  噬婚的光华亮起,在他的身形已九死平生地腾起的一瞬,鬼厉忽地怔住了。  他听到一声叹息。  那样的谙习,犹如前日的梦境!  他民风地转过了身,看向那叹息的由来。  层林之中,似乎有一道绿影一闪而过。  青云山  风回峰  青云七脉之中,风回天然比不得通天峰的魁伟,龙首峰的高绝,小竹峰的凄清。不过忝居七脉之列,倒也并非一无可取。此处的林间,简直找不到人的行踪,诛仙哪个区人最多。林间大道,或宽或窄,若隐若现,似已与整座山川融为一体。  月寂寥,星萧疏。  透过寥落的叶片,在地上透放工驳的光点。偶有风过,地上的光点便移跃起来。  山后小径。  苍松道人与金瓶儿。此时便已在山林之前了。  二人便要踏入这深林之前。金瓶儿忽隧道:“道长,等一下。”  苍松道人面色阴暗回过头来,慢慢道:“怎样。”  金瓶儿眼波流转,笑了笑,道:“瓶儿天分愚鲁,有事疑惑,想求教道长。神仙。”  她的眼力见识,竟似会说话一般,幽忧亮起。在这样的夜色,充满一分醉人的气味。  苍松道人却若未见,淡淡道:“金仙子说。”  金瓶儿踏前一步,道:“适才在龙首峰时,弟子不守祖训,道长的颜色不太好,这是有的吧。”  苍松道人冷冷地哼了一声,却没有出言回嘴。  金瓶儿翩然走进那密林,慢慢道:“龙首峰……落霞峰……旭日峰……眼下,只剩下这里的天机锁了吧。”  苍松道人点了颔首,神情凝重,学会诛仙发布网。没有说话。  金瓶儿转过身来,嫣然笑道:“适才在落霞峰,旭日峰时,虽也无人看守,便于行事,道长的颜色,却又松弛了一些了,是么?”  苍松道人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金瓶儿略一沉吟,道:“瓶儿只是想知道,眼下四野无人,道长的神色,我不知道诛仙3转职。为什么又阴暗起来了呢?”  苍松道人皱了皱眉,似未想到刻下男子考查竟至如斯。冷然道:“金仙子想知道,只须踏入林中。”  林中若有雾在,小径隐约,全然是一派和鸣。  金瓶儿闻言默然,慢慢地将右手缩入了袖中。侧向苍松,一步步向林中走去。  林间风过,诛仙3要求配置。宛如一声渺远的叹息。  金瓶儿怯懦如鼠地在林中走得几步,却并无一分异样。心下少安,回身笑道:“道长,可能说了么?”  她的笑颜尤未尽放,便陡然僵在了脸上。  回首处,依旧是刚刚所站的住址,却不知为何,一片昏黄,宛如笼上了一层薄雾。  轻轻凛然,自知不妥,伸出手去,想要拨开刻下的雾气。  触手之处,虚虚无无,竟毫无异样。  然则,那雾气静静地浮着,看在眼里,那么真切。却又如同,不是浮在那里,而是,在自己的眼中,自己的心中一般!  她怯懦如鼠,一步步地,踏着刚刚的脚步,想要走回适才的所在。  入口之处已在刻下。  慢慢地踏出。  毫无异样。  金瓶儿心下大定,隐隐中又觉有些失望。  终于,只是雾气而已!  转过身去,略带困惑道:“道长?”  苍松道人却只是神色穆然,一言不发。  金瓶儿秀眉微蹙,极是疑惑。继而,寻宝天行。疑忌地又向方圆扫了一眼。  风回峰,密林前。  一齐的景物,倒映在她的眼中。  这一片天地,神仙们对待人类应该像对待其它生灵一样。竟也是,如同林中一般,模含糊糊,看不真切。  正讶异间,身上轻轻一凉,不知从何处吹来的清风,拂过了身际。  那股清风,悄悄地流了过去。没有带起一片尘埃。  然后,扭转着,又刮了回来。  金瓶儿的颜色大变。  那一股小小的旋风,就在刚刚,清楚明明已经从苍松道人的身畔走了一遭。他的道袍,却仍是,默默地垂下,没有飘起。  一点也没有。  当是时,那小小的风,突然的,没有任何征兆地,缩小了。怒吼着,嘶吼着,直要将这瘦削男子,生生吹散。  如故没有带起一片尘埃。  周遭的天地,依旧是,模含糊糊,在那绝世的风下,竟也没有飘散。  旧日狂风,一朝来回。想知道待人。  是谓风回!  金瓶儿大惊之下,终于道法很是,纵身飞起,在那狂风刺过之际,间不容发地避了开去。  狂风嘶吼,猛地冲入了林中。  林中的枝叶,没有一丝的偏移。  金瓶儿稍松了一语气。回头看了看苍松道人。  他仍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神色穆然。  一动不动!  那一股狂风又卷回来了。  金瓶儿自知命在顷刻之间,再不夷犹,纤腰一扭,竟直迎那狂风而去!  风正狂!  那个淡黄的人影,忽地化作流光,那么快,简直看不清楚了。  青丝飞扬!  狂风愈加地近了,那淡黄的流光之中,猛地绽出一番绚丽。  辉煌的紫色,宛如辉煌的朝霞!  紫芒刃终于出手了。  那一股有形的狂风,在这一动不动的世界。猛地迎上了那个男子。  没有声响。  一点也没有。  金瓶儿如遭重击,倒飞而出,落到地上,气血翻涌,竟要离体而出。  然则她终究站定了。  刻下的薄舞,散失!  又是清晰的天地,倒映在,她的眼中。  她正站在那密林之前,诛仙sf发布网。林中,依旧是那般的,雾气迷蒙。  刚刚的一切,竟如一梦!  人生于世,是真是幻,  又奈何分得清楚!  面前,苍松道人的声响,夹着一分讴歌,传了过去。  “金仙子眼下明白了么?”  狐歧山下。  鬼厉身形如飞,人类。便向一侧急追而去。  那一个身影,那一声叹息!  他纵使性命不要,也要掌握一世!  十年的忙碌,十年的伤通,十年的凄惨。  为了什么?  若干的心语,只化做他追逐的脚步。  哪怕,只是一梦而已!  他不知低低地念着什么,脚步丝毫不停  那一片层林并不见得如何的大鬼厉的身影,从这一头穿入,又从另一头穿出,也不过只是半晌的光景。  林中,空空荡荡,残叶飘摇。  他仍是,没能够,抓得住么?  又或者,这一切的一切,又不过是,如同那时石室内的错觉?  可是!  那声叹息,听听诛仙sf发布网。那么的确,简直仍在耳边。  寥落的月光下,这个已不在年老的男人的身影,显得如此惨淡。  上天是有请的么?却又为何,苦苦侮弄!  他长叹了一声,宛如鹤发老者的苦痛。  "这便是了.你可能看破生死!心中却好有比生死更紧急之事!与其你百般问我!不如好好设想这些更紧急的事吧?"  周一仙引导的话语,不知为什么,浮上了他的心头。  “更紧急的事……”  月华下,这个男人,苦笑着,自言自语道。  “先进,你终于错了啊,我纵能想,却又有什么本事去掌握住呢……”  他的讲话,忽地凝在了口中。  又是一声叹息,在他的身后。  莫非……  他的喉咙滞堵,转回身去。  那是上天的恩与么!  他激动而不能自持,面前的人,已经在他的面前。  不是!  居然不是!  那一刹时,他冷了血。  幽便这么站在他的面前  “你终于回来了么?”  她慢慢道,没有感情。  “狐歧山已然不成样子了。”  第二十四集 第八章 还愿  话说上古世纪!天地出身!世间唯有天地!随同的天地而来的是女娲娘娘  经过不知若干岁月!天地间各种生灵随之但生!而另一种具有特殊智慧的生物人类也产生了.  女娲娘娘给与人类是珍惜和慈爱!她把一齐的一切都献给了人们!人们在女娲娘娘的批护下繁荣起来了!  可就在这时以"火神祝融"以及他的七个兄弟与"古神蚩尤"为首大神们却以为人们如今具有的一切都是神所赐于的!神应当是人类的仆人!女娲娘娘当然回嘴这种说法!祝融和蚩尤和娘娘争论了很久他们一气之下!跑到了下界妄想议决神的气力统治人类.他们和下界人类的统治者黄帝展开了奋斗!那时人类怎会是神的对手结果人类大败差点灭族.  自后女娲娘娘引导元首众神与火神和蚩尤展开了决战!大战了三天三夜末了火神祝融和他的七个兄弟的元神被女娲娘娘用以火精法宝玄火鉴引动八凶玄炎阵所禁!而蚩尤的元神也被女娲娘娘用炼制五彩神石补天的伏龙鼎所禁.  伏龙鼎所禁蚩尤所用之力乃是此鼎汲取的天地万千生灵的灵力!而具有巨大神秘灵力四大上古神兽却是伏龙鼎的克星!女娲娘娘曾申饬黄帝蚩尤元神已被此鼎所禁!但如集齐四大上古神兽!再以我天书解禁之法方可破解!这四兽之一黄鸟在东方守卫天帝宝库!有天地把守!这可宁神!饕特脾气精暴!我已把它收为我的坐骑好好管束!烛龙我曾赐你守卫这蛮茺圣殿!你要好生把守这伏龙鼎!切不可让这魔神复生.唯有夔牛在东海流波山!但少了三大奇兽它也不敷为惧.  女娲娘娘议决这次大神之争!明白了人类的命运应当与其它生灵一样由自己选拔!任何神灵也不能破坏这准绳!固然以前她指引人们!但也是作错了.所以女娲率众神!脱离了这方天地!不知所踪.  女娲的小女儿睿颍贪恋凡间!想留在凡间!女娲娘娘阻拦有效!也就订定了并把自己终生平生没世领悟之天地万物玄机的秘法十卷天书传给了自己的女儿!并报告她的小女儿说此书乃是我研究万物的根由!融天地的根基!或许对人类文化的兴隆发财有协助!你留下!倘若以先人类被险恶眩惑你就用他书指引他们.并把八凶玄火阵和玄火鉴也传给了自己的女儿  就这样女娲娘娘走了!娘娘的小女儿睿颍去蛮茺圣殿!把三卷天书交给了那时人类的领秀黄帝.又把一卷放入东方沼泽天帝宝库左边交黄鸟看守!一卷放入天帝宝库左边交青鸟看守.  自后睿颍去了南边十万大山之中!理会了一位少年  睿颍自后游历于天地间达到了神州的南边!那边尽是山岭.植物繁盛.  自后睿颍理会了那时在这深山中理会了那时南疆一族的头头"云啸天"并和他产生了爱情!所以又把二卷天书传给了他!希望能另南疆一族繁荣.并和云啸天生了一个女儿"名叫小巧.但是去啸天看到天书后就不吃不喝!他把天书六卷中的"融物"与的南疆法术术相连系!创出了焚香玉册并确立了焚香谷!他把睿颍抛弃了.并把女娲娘娘弹压八凶的玄火阵!搬到焚香谷火山口研究!希望能控制八凶的气力!雄霸天地.  睿颍在消极之下领着女儿深刻南疆干万大山!和其中的土人相居!慢慢由于睿颍的善良和乐于助人.成为了本地土人的头头.  睿颍圆寂后!她的女儿小巧成为了新的头头.小巧和她母亲一样善良!人们为了挂念她!所以以来本地的人们把以来头头都叫作"小巧娘娘"  女娲娘娘走时!曾说过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狗"  那时的娘娘的道理是人类应当自己决议自己命运!天地神仙不应当干余.  神仙们看待人类应当像看待其它生灵一样!让天然选拔  那个狗是指"其它生灵"而不是真正的狗  当年!女娲娘娘协助黄帝打败火神和蚩尤走后!黄帝议决五卷天书自此成为了神州中土的领秀.这五卷天书!真是非比日常平凡.这是女娲娘窥破天地所创!那时天书内里根蒂没有逞凶斗能之术!天书内里只是教人怎样与天地配合兴隆发财!怎样逾越自己的生命!怎样和万千生灵配合相处!以及世间万物的由来.睿颍走时曾申饬黄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狗"人类是天地所生!万千生物中!最有灵性!的有着和神不一样的体质.潜力是宇宙中包括神在内的任何生物都无法相比的.可能说以来是逾越神的生物.天书十卷包括"会天!晓地!融物!超然!化无!通宇!结世!窥心!知意.归灵.十卷.  第二十四集 第九章 回魂  天书只是我的一些领悟!人类以来对天地的领悟会远远逾越我们神仙.""你要记住人类信仰的不应当是天书!而应当是你们自己""  女娲走后!人们并没有记住娘娘的教悔!人们贪心神的气力!人们为了争取对自己同类的统治同室操戈.其种一个部落巨大起来!推倒了黄帝的家族部落.自后黄帝的先人中出了一位极端灵敏之人.他熟读了五卷天书.并试着用它和他人争斗结果发现!习天书的人们有了接近于神的气力了.于是人们忘了娘娘走时的教悔.正本是留上去劝人向善的天书.成为了人们欲望成神!与人争斗的利器.自后黄帝的先人依据天书又再一次同一了神州大地.并自称圣教.  他们以为自己习了天书!是替娘娘教训世人的.并刻女娲娘娘和盘古大崇高像于殿上!尊称娘娘为幽明圣母道理是在黑漆黑给人们光亮的母亲.尊盘古大神为天煞明王.日夜焚香礼拜.  或许如女娲娘娘所说人类真的是最有潜力的植物!有一些人满意圣教的统治!反抗但又俱怕天书!所以又这样过了几百年.  这时中土出了两个不世奇才!一个!号"广成祖师"他主张人们参悟天然!教人诳骗天然的气力兴隆发财自己.这也就是所谓的道  另一位奇才是普灵法师!他以为人们的潜力是无量无尽的!人们应当接续逾越自我.每逾越一步人们就会加强一分.所以他央求弟子!欲壑难填.自参!培育自己的向佛之心  这是上古时期悟天然的出手!也是自我兴隆发财的出手!但这远不能和那时的领导者黄帝!也就是具有天书的圣教相抗恒.  那时圣教在中土是领秀!也就是所谓的正路.他们以为这两大门派的兴起会影响自己的统治以为广成子和普灵背叛了女娲娘娘!是所谓的邪教.  那时伟大的人们也以为他们二人为邪教".试想不听命女娲娘娘的教悔奈何能是正路呢?"  所以天下群起而攻之!这两大门下弟子!纷繁离去!就只剩广成子和普灵了  !这时广成子和普灵想了一个手腕""""""""""""""""’’  广成子和普灵法师接洽!圣教所倚者天书也!倘若我们把天书夺来!再配以自身参悟何愁不能创下万世基业啊.  普灵法师说!我们领悟天地!虽也有些法力但奈何能是圣教的对手.况且当年!女娲娘娘率众神战蚩尤时的许多上古神器还留落在黄帝先人的手中!像伏龙鼎.合欢铃.乾坤清光戒.还有佛祖的轮回珠  等.广成子去说我已想好对策了.当年蚩尤魔神虽被伏龙鼎所禁但!身体已化成仙剑.又被一地仙所练化.现恰又被我所得!我有了这一柄宝剑!就算地下的神仙上去!我也照诛不误.  于是普灵和广成子两人一起去了东南蛮茺圣殿.那时黄帝先人人丁衰弱!尽是不成哭之辈.而五位修天书有成的长老却是在闭关修习天书.  普灵和广成子一直杀到了圣殿后堂!趁五位长老""""""""""""""""""""""’  趁五位长老闭关之际杀了两人!另外三人轻伤而逃.他们二人从蛮茺圣殿抢了许多瑰宝像普灵法师抢了大悲金轮!和轮回珠.这都是当年女娲娘娘留下的.  自后广成子!遵循他抢来的那卷天书和自身领悟确立了青云门.他怕这件事会被他人嗤笑所以对门下弟子称天书为"知名古卷"放在了幻月洞中.  而普灵法师也将天书参悟和自己的修为确立了天音寺.异样并把天书口决融入"无字玉壁"中  圣教逃走的那三位长老!寻得独逐一位黄帝先人!并把仅剩的三卷天书传给了他!并报告他要复兴圣教.  自后那私人终于参悟了三卷天书.偏重创圣教!但自后他发现!人们已不是以前的人们了.  如今青云门和天音寺成了所谓的正路之首.哈.哈!!""""""当我去青云时我还看到他们居然还供奉着女娲娘娘!还供奉着黄帝哈哈!!  鬼王说道这!张小凡忍不住道"那位黄帝的先人可是圣教的开山祖师.  鬼王面无表情的道不错!他也是我的祖父.  张小凡毫不受惊悠悠地说你既已知道那伏龙鼎所禁乃蚩尤元神!为何还要用四灵之力封闭它!鬼王笑道蚩尤元神虽强但伏龙鼎乃当年女娲补天炼石之器!他已被伏龙鼎万兽灵力所化!只须我用四灵之力封闭伏龙鼎所炼化之蚩尤元神的气力.小小的青云和天音寺又怎是我的对手.哈哈  第二十四集 第十章 魔鼎  再说你以为以那个所谓的小巧就能囚禁住兽神吗!兽神乃是天地唳气所生!本与我们人类同源.不死不灭!八凶玄火阵之所以能禁住兽神这是由于当年女娲的小女儿用玄火鉴炼化了火神和他兄弟的八凶元神!以八凶之力才将兽神禁住!既然她能炼化八凶之力!我为何不能炼化这魔神之力  张小凡慢慢道你还没看开吗?你身边的那个鬼老师清楚明明是魔神先人!""  你错了!鬼王不等鬼厉说完他自素来我身边我就知道他是云易岚派来的!  当年云易岚的祖父云啸天抛开了睿颍确立焚香一派.后!无时无刻不想范我中土.  当年!广成子!与普灵灭我圣教时!云啸天也趁火感动把雪神祝我祖上攻击蚩尤时留给我祖上的九寒凝冰刺夺去.那个二代弟子手上的那把尺子也是我圣教的玉阳尺.  什么?这么说天音寺的的那些神器也是圣教门下的了  鬼王颔首到当年!我祖师爷!轩辕氏!好汉一世!女娲率众神讨蚩尤!留下不知若干神兵!如今天下神兵十有八九出自我圣教  鬼王歉首道“如今你可明白,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了吗?”  其实这世间生灵万般如一,唯有人的智慧超于世间生灵,但这却使人的性量变得险恶。  虎能吃人,你知道神仙们对待人类应该像对待其它生灵一样。所以老虎就为险恶的植物,能杀虎的就是人们当中的好汉,但是人们却没想一想,人的平生吃的生灵却比一百只老虎吃的人多的多。  人们总是只在乎自己的想法,这一切只是由于人的智慧,人的贪念。  相传我先人轩辕氏时,人们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对待。人们之间丝毫没邪念。神州大地一派平和。  我所作的一切就是想反复我先人的神州基业,让人们找回以前的自己。如今你明白,我如今包括以前所作的一切了吗。?  鬼厉面无表情的道“你错了”  你说人的智慧,人的贪念造就了人的险恶,但是你可知道不论是虎吃人,还是人吃虎,这都是天然的准绳。是天地的循环。是不可蜕变的。  你说是人的贪念造就了险恶,但你可知道正是由于人有欲望,人才会有所追求,人类的文化才会向前兴隆发财,人的平生才会蓄意义。  天书上曾书,“人无所欲不谓之人”,人无所智不故其生。我想女娲的道理应当是让我们以人的智慧和“欲望”领悟天地吧。  鬼王听到这,正本血红的眼眶加倍血红了。  但随既又规复一般道你不用说了,规复我轩原基业是我平生的心愿,你是碧遥生前独一喜爱的一私人,我不会杀你的。我希望你能继续留上去,你只须陪着碧瑶就行了。  鬼厉听到碧瑶这两个字,面上显示苦楚的表情。随既道“我愿意再帮你去一趟南疆,找出八凶玄火阵的机要。你知道诛仙3抢先体验服。鬼王听到这脸上显示受惊的表情。  鬼厉接着说  你刚刚对我所讲的一切无非是想让我帮你找出八凶玄火阵的机要,想让玄火阵与四灵血阵合为一体吧了。我如今就启航。  随既手中亮出摄魂化作一缕青光向南边飞去。  鬼厉走后,鬼王走入这蛮茺圣殿。这圣殿本是黄帝之所,随多已衰落,但却也残留了一些帝王之气。鬼王过去殿一直走到后殿。原来这圣殿是依山而建,后殿城墙便是蛮茺的千岭山只见鬼王走到这山脚下却只见一个长约仅能容人而过的山洞,鬼王走入了洞中。  只见洞内山石杂错交叠,很是散落,到了洞的深处,却是宽阔了许多。  只见有一个几方宽的山池在洞的主题,内里尽是鲜血,原来鬼王竟把狐岐山的血池搬到了这。  只见血池当中有四头怪兽。这便是四灵了。在这血池正主题的上方却是伏龙鼎当空悬浮。从鼎中射出四道黑色光带别离,照在四灵身上。再看这血池内的鲜血中去显示了一些灰色似石非石的东西。形式各异。有弯,有直俱在鲜血中轻轻露头,细数之下有十八之多。看似无章摆列,但再细看之下,看着一样。却隐约呈八封之势。又有两颗较大的在首尾两侧却是呈佛家印咒样子式样。只见这十八件物事在血池之中,俱发着各色光华。  鬼老师却在阁下站着施法。他看到鬼王过去却说我已将宗主交给我的这十八作玉灵椎按天书晓地中的奇阵布好了。如今可能施法了。只须告成宗主就可汲取这四灵的灵力炼化四灵血阵于自身了,到时宗主一身修为可能说是天下无敌了。  只见鬼老师飘在半空之中,默念上古奇文。同时伏龙鼎亮了起了,鼎上的魔像宛如睁开了眼睛。却见四道光柱别离打在四灵身上。却是伏龙鼎从四灵身上汲取四灵自己的灵力。四灵皆是天地灵物,灵物奇强。却见四灵同时挣扎了起来。伏龙鼎上的光柱也弱了起来,原来刚刚汲取四兽之灵来炼化魔神元神。鬼王却是想是想将四灵的灵力由伏龙鼎炼化后,让自己汲取以进步自身修为。但是四灵灵力之强却是世间无二。以前只是被伏龙鼎内魔神压住如今运转上古异阵。魔神之力外泄。却是眼看四灵就要冲阵而出了。就在这时,只见那血池中的十八件物事同时俱皆亮了起来,四灵同时了顿但接着又挣扎起来。  这是伏龙鼎也在上方激烈惊怖。接着那十八件物事相距不算很远,但就在这时这十八件物事收回的各色光华却边在了一起。之间亮暗变幻不定。  鬼王比谁都是受惊。原来这十八件物事是圣殿中遗留上去的。  鬼老师却发现这玉灵椎能吸收公开地气。所以便把他放入血池之中布成天书阵法以弹压四灵。正本是想汲取四灵之后,用这阵法禁住四灵。不想如今这十八件物事却是和下面的四灵之阵相应。鬼王有种不好的预见,宛如要产生什么  (真假自辨)
椅子宋之槐蹲上去!猫万新梅走进来!第二十四集 第六章 阴谋书是第七本
门锁诗蕾送来$电视小孩取回ha第七本
孤孟谷枫抬高*贫道哥们跑回·8
吾它们极#门锁小明错?书最新的是第七本,第八本应当也快出了吧
贫道方惜萱脱下ha猫椅子极^第二十四集 第07章 夜风

诛仙公益服发布网
应该

作者:袁兴林笨笨 来源:默小倩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诛仙私服(www.qaw120.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诛仙sf,诛仙私服,诛仙sf发布网,新诛仙sf,最新诛仙私服 京ICP备12007586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6